秦州门户网
日期归档
当前位置:主页>国内新闻>
弟弟结婚兄嫂借四十万,十年后嫂子得癌症去要债,弟媳却喝农药
来源:fdkfloor.cn  阅读量:1792

  2019 灵犀故事大观

  十年前——

  

  (图片来自网络)

  “小辉啊,那个香香家也太狮子大开口了,又要县城买房子,又要十八万彩礼,我和你爸年纪都大了,实在拿不出这个钱啊。”

  “爸妈,达不到他们家的条件,我就不能娶香香,可是我不管,这辈子我就认定香香了,你们没钱,我哥有钱啊,你们跟我哥借啊!”弟弟张辉说道。

  哥哥张平顿了顿,才开口说道:“小辉,这个钱我是能勉强拿出来。但是你要考虑好,据我所知,你那个香香,从来都不喜欢你,你送什么礼物她都收,又不跟你谈;她五六年换了七八个男朋友,我听说去年她都准备嫁给一个小混混了,后来那个小混混坐牢了,她又怀孕了,于是打了胎,这才找上了你。这样一个女孩,不是个简单角色,你和她结婚,只有被骗的份。”

  张辉听了气红了脸:“不想借钱就直说,你凭什么侮辱香香!香香之前是遇到了难事,是我在旁边一直关心她、安慰她,她被我的真情打动,才答应嫁给我的。你们要是都不同意,我就去死好了!”说着,就要往墙上撞。

  张平发怒:“你怎么这么傻,不听人劝呢?”兄弟俩大吵一架。

  晚上回去,张平和妻子陈珍说起这事,陈珍安慰他道:“你弟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,铁了心要娶那个女孩,你拦着也没用,还影响你们兄弟感情。”

  那个时候,张平和陈珍刚刚三十岁出头,夫妻俩从毕业后就开始创业,经过七八年的努力奋斗,事业蒸蒸日上,收入也十分可观。而弟弟张辉当时二十六岁,初中毕业后就不上学了,也没正经工作,最后,张平无奈借给了张辉四十万,张辉如愿娶了香香,喜得眼睛都眯成了缝,一口一个“哥你就是我的大恩人”,“我一辈子感激你”。

  (图片来自网络)

  张辉和香香结了婚,婚后两人手上彩礼加上各种份子钱红包,也有个小几十万。小夫妻俩便拿着这笔钱,整天吃香的喝辣的,到处旅游,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了。香香花钱大手大脚,裙子都一千元以上,包包都是一两万一个的。

  没几年,两人把继续花光了,香香就撺掇张辉:“你哥和你嫂子不是开了个公司吗?让他们给咱安排个工作啊,怎么着也得月薪过万吧?”

  张辉就去跟张平提,张平告诉他,自己是小本经营,人手已经够了,用不上他们俩。香香又撺掇张辉去闹,张辉就当着父母面问张平:“哥,你宁愿用外人,也不愿意给亲弟弟一份工作,你是不是瞧不起我?”

  张平和张辉的父母,一直为张辉的未来操心,希望他能有个正经工作。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想上班的心了,于是老两口也帮着劝张平:“张辉好歹是你弟弟,就算你公司里的事情他不懂,可以让他慢慢学嘛,给他安排个简单的工作也好,哪怕工资低点。你们是亲兄弟,你不帮他谁帮他呢?”

  张平有些无奈,想想也是这个理。于是就让香香去做了前台,张平去学采购。香香嫌弃一个月四千块的工资太低,于是上班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,想不去就不去,到了月末财务按照出勤率给她扣工资,香香还去跟财务大闹一场,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她是家里人,也不敢惹她,只能睁只眼闭只眼;而张平做了采购,香香也一直撺掇他多捞点油水,不捞白不捞。

  十年的时间里,弟弟张辉夫妻俩就靠依附着张平,日子过得倒也不错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嫂子陈珍突然检查出来得了癌症。张平伤心不已,不管多少钱,坚持给陈珍治疗。陈珍经过了一次大手术两次小手术,已经花费了一百多万元。

  张平毕竟开的是个小公司,一年也就挣那么点钱,而且公司还要运转,如果一下子把所有钱拿出来,公司里的员工就要马上失业了。他想到弟弟张辉这些年应该也存了不少钱,就去跟张辉借,谁知道张辉却说没有。

  张平有些心寒,无奈开口:“当年你结婚,我还借给你四十万,现在你嫂子正要钱用,你总得把这钱先还给我吧?”

  没想到香香在一旁瞪大了眼睛:“哥,你这话说的可不对,那四十万怎么是你借给我们的?我可听小辉说,是你补偿他的。你想想,都是同一个父母生的孩子,我们家小辉上了个初中就不让上了,爸妈却一直供你上了大学,你这不就是欠我们小辉的吗?”

  张平气得不行:“这混账话谁说的?谁不让小辉上学了?是小辉从小就不爱学习,初中毕业后死活不肯上学了。怎么是为的我?我借你们四十万,是出于兄弟情谊,怎么能说成这样?”

  张辉在旁不吱声,香香却大哭大闹了起来,一边哭还一边假装骂张辉:“杀千刀的冤家!当初好说歹说骗我嫁给了你,说那四十万是你哥哥欠你的,给你的,我才嫁了你!结果是个外债!现在人家逼上门来要钱了!这不是要人的命吗!我好好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,当初嫁给哪个有钱人不能嫁?嫁给你个骗子,结果背一身债。。。”

  张平气得不行,说道:“弟妹,你不要这样不讲理,当初那个钱,我们家里人都有数。而且,现在也是你嫂子急着用钱,我才跟你们要的,要不是出了这事,我给你们也就给你们了。可你们现在这么说,太没良心,太让人心寒了,这钱你们必须给我。”

  不管怎么说,香香只顾着撒泼打滚,张平没办法就只好暂时回去了。

  到了晚上,张辉突然打电话过来:“哥!香香想不开喝农药了!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咱们以后这兄弟没得做了!”

  

  (图片来自网络)

  张平吃了一惊,连忙赶到医院,香香的娘家人就扑过来要打张平,说张平差点逼死了香香。而香香则倚在床上抹泪,根本就不想有事的样子。张平知道,估计是香香假装喝农药,不想还这四十万。令他心寒的是,在香香娘家人厮打他的时候,张辉一直在旁不做声,更不要说去帮他。。。

  后来,张平卖了房子,给妻子陈珍治病。好在陈珍的病情后来控制住了,渐渐好转。经此一事,张平和张辉彻底决裂,决定这辈子再也不认这个弟弟了。

  十年前——

  

  (图片来自网络)

  “小辉啊,那个香香家也太狮子大开口了,又要县城买房子,又要十八万彩礼,我和你爸年纪都大了,实在拿不出这个钱啊。”

  “爸妈,达不到他们家的条件,我就不能娶香香,可是我不管,这辈子我就认定香香了,你们没钱,我哥有钱啊,你们跟我哥借啊!”弟弟张辉说道。

  哥哥张平顿了顿,才开口说道:“小辉,这个钱我是能勉强拿出来。但是你要考虑好,据我所知,你那个香香,从来都不喜欢你,你送什么礼物她都收,又不跟你谈;她五六年换了七八个男朋友,我听说去年她都准备嫁给一个小混混了,后来那个小混混坐牢了,她又怀孕了,于是打了胎,这才找上了你。这样一个女孩,不是个简单角色,你和她结婚,只有被骗的份。”

  张辉听了气红了脸:“不想借钱就直说,你凭什么侮辱香香!香香之前是遇到了难事,是我在旁边一直关心她、安慰她,她被我的真情打动,才答应嫁给我的。你们要是都不同意,我就去死好了!”说着,就要往墙上撞。

  张平发怒:“你怎么这么傻,不听人劝呢?”兄弟俩大吵一架。

  晚上回去,张平和妻子陈珍说起这事,陈珍安慰他道:“你弟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,铁了心要娶那个女孩,你拦着也没用,还影响你们兄弟感情。”

  那个时候,张平和陈珍刚刚三十岁出头,夫妻俩从毕业后就开始创业,经过七八年的努力奋斗,事业蒸蒸日上,收入也十分可观。而弟弟张辉当时二十六岁,初中毕业后就不上学了,也没正经工作,最后,张平无奈借给了张辉四十万,张辉如愿娶了香香,喜得眼睛都眯成了缝,一口一个“哥你就是我的大恩人”,“我一辈子感激你”。

  (图片来自网络)

  张辉和香香结了婚,婚后两人手上彩礼加上各种份子钱红包,也有个小几十万。小夫妻俩便拿着这笔钱,整天吃香的喝辣的,到处旅游,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了。香香花钱大手大脚,裙子都一千元以上,包包都是一两万一个的。

  没几年,两人把继续花光了,香香就撺掇张辉:“你哥和你嫂子不是开了个公司吗?让他们给咱安排个工作啊,怎么着也得月薪过万吧?”

  张辉就去跟张平提,张平告诉他,自己是小本经营,人手已经够了,用不上他们俩。香香又撺掇张辉去闹,张辉就当着父母面问张平:“哥,你宁愿用外人,也不愿意给亲弟弟一份工作,你是不是瞧不起我?”

  张平和张辉的父母,一直为张辉的未来操心,希望他能有个正经工作。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想上班的心了,于是老两口也帮着劝张平:“张辉好歹是你弟弟,就算你公司里的事情他不懂,可以让他慢慢学嘛,给他安排个简单的工作也好,哪怕工资低点。你们是亲兄弟,你不帮他谁帮他呢?”

  张平有些无奈,想想也是这个理。于是就让香香去做了前台,张平去学采购。香香嫌弃一个月四千块的工资太低,于是上班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,想不去就不去,到了月末财务按照出勤率给她扣工资,香香还去跟财务大闹一场,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她是家里人,也不敢惹她,只能睁只眼闭只眼;而张平做了采购,香香也一直撺掇他多捞点油水,不捞白不捞。

  十年的时间里,弟弟张辉夫妻俩就靠依附着张平,日子过得倒也不错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嫂子陈珍突然检查出来得了癌症。张平伤心不已,不管多少钱,坚持给陈珍治疗。陈珍经过了一次大手术两次小手术,已经花费了一百多万元。

  张平毕竟开的是个小公司,一年也就挣那么点钱,而且公司还要运转,如果一下子把所有钱拿出来,公司里的员工就要马上失业了。他想到弟弟张辉这些年应该也存了不少钱,就去跟张辉借,谁知道张辉却说没有。

  张平有些心寒,无奈开口:“当年你结婚,我还借给你四十万,现在你嫂子正要钱用,你总得把这钱先还给我吧?”

  没想到香香在一旁瞪大了眼睛:“哥,你这话说的可不对,那四十万怎么是你借给我们的?我可听小辉说,是你补偿他的。你想想,都是同一个父母生的孩子,我们家小辉上了个初中就不让上了,爸妈却一直供你上了大学,你这不就是欠我们小辉的吗?”

  张平气得不行:“这混账话谁说的?谁不让小辉上学了?是小辉从小就不爱学习,初中毕业后死活不肯上学了。怎么是为的我?我借你们四十万,是出于兄弟情谊,怎么能说成这样?”

  张辉在旁不吱声,香香却大哭大闹了起来,一边哭还一边假装骂张辉:“杀千刀的冤家!当初好说歹说骗我嫁给了你,说那四十万是你哥哥欠你的,给你的,我才嫁了你!结果是个外债!现在人家逼上门来要钱了!这不是要人的命吗!我好好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,当初嫁给哪个有钱人不能嫁?嫁给你个骗子,结果背一身债。。。”

  张平气得不行,说道:“弟妹,你不要这样不讲理,当初那个钱,我们家里人都有数。而且,现在也是你嫂子急着用钱,我才跟你们要的,要不是出了这事,我给你们也就给你们了。可你们现在这么说,太没良心,太让人心寒了,这钱你们必须给我。”

  不管怎么说,香香只顾着撒泼打滚,张平没办法就只好暂时回去了。

  到了晚上,张辉突然打电话过来:“哥!香香想不开喝农药了!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咱们以后这兄弟没得做了!”

  

  (图片来自网络)

  张平吃了一惊,连忙赶到医院,香香的娘家人就扑过来要打张平,说张平差点逼死了香香。而香香则倚在床上抹泪,根本就不想有事的样子。张平知道,估计是香香假装喝农药,不想还这四十万。令他心寒的是,在香香娘家人厮打他的时候,张辉一直在旁不做声,更不要说去帮他。。。

  后来,张平卖了房子,给妻子陈珍治病。好在陈珍的病情后来控制住了,渐渐好转。经此一事,张平和张辉彻底决裂,决定这辈子再也不认这个弟弟了。

友情链接:
秦州门户网 版权所有© www.fdkfloor.cn 技术支持:秦州门户网 | 网站地图